• 命轮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看着他那黯淡的眼眸,腐朽不堪的身体。我心里一阵难受。"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""不然你想我哪样?沾染了那些东西,我还可以坐在这里跟你说话就不错了。"他语气很平淡,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。"以你的心境,不应该被那些欲望折磨成这样!""是啊,不该是这样。可惜你高看我了,我也高看自己了…"他言语中透露无力,"知道吗?我现在每天过得都生不如死!当欲望的傀儡,我宁愿去死。可我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东西,所以我在等你,等你回来。""因为一个女人,你变成这样?"我眼神刹那冷冽了下来。"是女孩。"他淡笑着无视我眼中的冰冷。我站起来用手在他与我之间比划了两下,"本来你应该跟我一样高的,可你偏离了正常成长的轨道。你那小胳膊小腿,跟没发育似的。说你没发育,你又满脸胡子,沧桑的跟小老头似的!""外貌而已,不必太在意。"他依旧平静。我无奈的坐了回去道:"说吧,我要知道一切。"麟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我缓缓的说道:"你离开我的那几年,我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。众生的罪孽,将会颠覆整个世界万恶淫为首,不超脱成圣,便永坠为魔!毁灭众生的将会是那无止境的欲望,欲望洪荒猛兽,万丈深渊!一旦开始,要么凌架于欲望之上。要么沉轮成为它的傀儡。很明显,我现在是傀儡……""然后你碰女人了?""我要是碰了,你就见不到我了。我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在网上看那些照片,那些**的小说!我心里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假的,我也相信那些都是假的,相信人都是善良的。不会如此**不堪!本来我快可以超脱出来,从此凌架六欲之上,可是我忘了还有一种叫七情的东西。那天在学校,我见到了一个女孩。和她对视的刹那间,被她清澈的眼神直指内心深处的灵魂。""然后呢?你去搭讪了?"我嘴角挂着嘲讽。"你不敢吧?毕竟那时候的你跟女同学说话都脸红结巴。""对,没错。我是不敢,我是怂。要是能重来,我不会怂的。""得了吧,别自欺了。别想着要是过去怎样怎样,现在就会如何如何,过去跟现在已经不可改变。但是你可以改变未来,因为我回来了!""别插嘴了,让我说完。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正真的说过话了,我的父母同事同学。我都没有说过,除了她……第一次见到她之后,我发现我的内心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我的信仰,她成为了我的信仰。眼神那么纯净的人,也一定很单纯。后来我知道她在哪个班。四处打听有了她的企鹅。哈哈,有了她的企鹅我也不敢找她聊天,不知道怎么说,怕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,其实那时候我想的太多了。机会呀。只有一次。错过了就别想等第二次。""麟,你听好了。你的身体你的命不只是属于你,别跟我说什么身不由己,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,我也不愿你如此堕落。""天命你还听不懂吗?哀大莫过于心死。断了六欲又如何?让我活着看着她被别人抱着?吻着?你是我当初的意念所化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!融入我的身体,读取我的记忆。替我过完余生。我累了,想好好睡一觉…"我不会让你睡的,麟。我双眼与他对视着,读取着他这些年的记忆。"你叫?"一笔一划的写在手机屏幕上,要是我会打拼音就好了。看了了看邻床的舍友,同时跟十几个人聊天,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点着。"刘华香,你呢?""郑辉麟。""我们认识吗?""以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嘛…""阿福啊,你平时跟女孩子聊天都聊什么呀。"面对她,哪怕隔着手机面对她。我依旧很紧张。"想到什么叫说什么呗,随便说就行了。"阿福盯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"**我都帮你要来了,行不行啊?我跟你说啊,喜欢就追吧,不尝试就不会成功,尝试了你也不一定成功。就你那衰样。哈哈。"没理会啊福说的话,自顾自的想着心事。六欲差不多了,这样持续几个月下去就可以超脱出去了。我心想着。下了第二节晚自习,我走出教室。身边还跟着宿舍的几个好兄弟。我们一起往她课室走去。在她课室外面看了一圈。没看到她。"啊麟,你女神不在耶,要不要我去帮你问问?"啊福看了看课室又看了看我说着。"算了不用了,我们回去吧。"我冲阿福笑了笑。回教室的路上我心有所感,"你们先回去吧!"不等众人会答。我一步几格的往楼梯狂奔而下。气喘吁吁的吸着楼下的口气,看着不远处树下拥吻的两个人。心魔滋生了,"哈哈,这就是你心里的信仰,清澈的眼神!纯洁的灵魂!看看那男的手往哪摸?看看他又高又帅,看看你自己,只会**!""不是的不是的!"我看不下去了,跑回了宿舍。锁着门,趴在床上蒙头大哭。这是我第一次哭的那么伤心。我知道我的内心再也不是完整的了,上面一条条狰狞的裂痕在嘲笑着我的无能。哈哈,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心真的会痛。"你看看她多享他的抚摸!你个废物。还想斩欲?哈哈,你的信仰还完美吗?"心魔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击垮我内心的机会。第二天,我独自去找那个男的。"她是你女朋友?""怎么?你有意见?"他眼中满是不屑。"离开她!"天命不在,我懦弱过,退缩过。但这一次我绝不会再退缩!"你算什么东西,指手画脚,想死吗?"他依旧是不屑的低着头看着我。"今天晚自习我们操场见。"我的语气不容质疑。说罢我转身就走。"你想找虐何必等晚上!"趁我转身的刹那,他一脚踢中我的腰部,我毫无防备的被踢倒在地。斩欲期间比常人都要虚弱一筹,更别提现在还有心魔。他接着又是几脚踩我身上,最后一脚踩我脸上。"长得矮就别怪我多踩两脚。"血液在沸腾,我想燃烧血脉打*他。可是我不能,燃烧之后我就彻底变废物。他走开了,我也爬起来不顾别人的指指点点。失魂落魄的往楼下走着。那一晚,我依旧在那个地方看着那对男女拥吻。我始终说服着自己,她只是被他骗了。我走了,离开了学校开到兄弟打工的工厂,住他宿舍,每天吃一顿饭或者不吃。手*的越来越厉害。看着那些网站上的照片,或许她们都是自愿拍的吧?我越发的迷茫,两个月后我离开了工厂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瘦的皮包骨,像只猴子。精泄,气泄,精气都没有,自然无神了。我没有在看她的空间,也没有找过她聊天。我依旧爱她……我开始了我新的工作,在发廊。每天可以跟各种各样的人交流。知道的越多,我越绝望。有个女孩子叫我做她男朋友。她没有交过男朋友,我也没有交过女朋友。心魔跟我说,答应她,然后睡了她。送上门来的肥羊,以后你就不用手*了。你爱的人说不定已经躺在别人床上了!我依旧不理会心魔,我告诉那个女孩。我有女朋友了。几天之后,她辞工了,来剪了个短发。"以后还回来吗?"。我问她"可能不会回来了吧…"她低头说着。"头发可以送给我吗?""嗯。再见"她拉着行李箱走了,转身的瞬间,我看到她眼角湿了。2015年6月18号。我辞工了。因为我始终无法斩断欲望。我要去当兵,只有血性可以压制欲望。一年多没找过她聊天了,她过得怎样?还好吗?有没有被人欺负?天命你个王八蛋在哪!"小香香。""咦,你怎么知道这个外号?""我算的,我会算命你信吗?""瞎蒙的吧你。你怎么认识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我的?""刚开学开三天会的那天,你坐在我前面。""我后面都是女生骗谁呢你!"我也想骗你,奈何人丑又穷没文化该不会说话。我心里说着。那天跟她聊了很多很多,后来天天找她聊天。那段时间,是心魔被压制的最惨的几天。终于有一天我说起她男朋友。"那个呀,我跟他分手很久了。""那现在你单身吗?""不是啊,我现在的男朋友还在学校呢。"呵,心还是会痛。"你怎么不说话了?在忙吗?"我拿着手机呆呆的看了很久。"知道吗?我喜欢你很久了。""扯吧你,我们才认识多久呀。(*∩_∩*)""心里有点难受,让我一个人静静,忽回"我单曲循环着暗恋过,结局呢。直到现在我负责每天哄你开心和不开心的安慰,而他只负责抱你入睡……我又看了那些照片,有几十万张吧。天天都在更新。我继续折磨着自己的身体。"无聊不?我们去玩游戏吧"她那时候没工作,每天都和我那么闲,为了打发时间我找了个游戏跟她一起玩。怕她无聊……"怎么了,不开心吗?我给你讲笑话吧?"给她讲着笑话的同时。其实我就是那个最大的笑话……"真受不了你了!"心魔已经被我磨得没了脾气。我随时可以超脱欲望。可我选择自己沉沦。我依旧消耗这自己的身体。直到那天。本来打算发几张搞笑图片给她的,看到那几张我在网上存来的照片,打算删了,却忘记这不是在外面的相册,而是企鹅里面的相册。一下发出去了。"那个照片我打算删了的,我不是故意的。""你不用解释,没什么的。"真的没什么吗?然后我就以为真的没什么了,毕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兵检我在心理测试那里故意乱写。我不想去了。我害怕当兵回来,她已为人母。她冷淡了很多,找她聊天爱理不理。可我依旧无所谓,不知死活的缠着她。她说我内心很阴暗。我告诉她我说的一些是事实。她依旧不信……我下去找工作了,天冷了。买个十多块钱的热的快,我都买不起。吃一顿饿一顿。她有工作了,她很开心,我也开心。她答应我等过两天发了工资就借一百给我。我很高兴。她发工资了,我终于不用洗冷水了。她告诉我她要给她爸妈买手机。可能没钱借我了。我自嘲的笑了笑,我有资格讨价还价吗?后来找她聊天她也不理了……我怒了,心魔也怒了。我可以容忍你践踏我的尊严,但,我无法忍受你对我的欺骗。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"如果可以,把我发给你的三块钱红包还我。我还可以买个面包"她直接发了个红包过了:"拿去,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!"三块钱红包对你来说很少,可那是我几分几毛存起来的。我知道说什么话最能气人。哈哈,笑着笑着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……接近零度,依旧是冷水。在抖,控制不住的抖。"心都是冷的,还怕水冷吗?放开你内心最深处的黑暗!你我一体"心魔在咆哮。他彻底融入了我的体内,我的气血回复了很多。可是再也没有人,在我内心跟我吵架了…她删了我,那晚我买了两瓶啤酒,越喝越难受,又哭了出来,真是废物啊。为一个女人流了那么多泪,或许在她看来。那都是眼药水吧?那一晚我对着她的小号说了好多心里话,或许在她看来我就是神经病吧?我从来没有对过别人这样,她是第一个,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了。在我的死不要脸不要自尊下,她同意了我的好友请求。然后呢,又是吵架。最后她又把我删了。单曲循环着闹够了没有。躺在床上彻夜未眠,然后我又开始自耗精血。一天几次……没有欲望只有感情互相的爱,是不存在的吗?尽管我不愿意相信,但这的确是事实了。哪怕只能跟她聊聊天,我也很幸福。可是你的世界,我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!2016年7月25。过去几个月,我又去加她了。天命依旧下落不明。"你不是那个郑什么麟的吗?我记得你很窜啊。""是我,最近过得好吗?""挺好的。"后来,我又天天找她聊天,不管她理不理我,我依旧找她聊天。她说:"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?""只对你。你不用回答我也可以的,让我自言自语就好了。谢谢你""随便你吧,神经病!"我依旧每天对着她企鹅述说着我的经历,每天叫她别熬夜,早点睡。在她看来却是……"够了!假不假?"呵呵,原来在你心里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?原来我是这样的人。我居然不知道!哈哈哈……"我说了,那几张照片我不是故意发给你的!本来是想删的!""呵呵,谁信啊?你用不着每天在我这里作了,我有男朋友!"依旧是她删了我。不留一点情面…我放下了一个男人所有的尊严,换来的是践踏。我是活该的自找的!怪谁呢?我真的累了…我没有再去加她,我一直都有她的号码。我从来没有打过,这都不重要了,斩了欲望又如何?原来她一直以为我是为了她的身体啊?每天自耗精血,再也不照镜子。不顾及这张脸,胡子也不刮了。衣服破了又缝。舍不得丢。半死不活的活着等你回来,天命!听到了吗?实质性的杀气充斥着整个房间。读完麟这几年的记忆,只用了几分钟而已。"我把她抓过来,任你处置"我双眼通红。"你觉得我会让你这样做吗?"麟虚弱的靠着椅子,"融合吧,你天命,我戏命,心魔坠命。我累了想好好睡一觉,身体交给你了但是你不能去找她伤害她。"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:"只此一生。""只为一人。她当我神经病也好,*态也罢。她有男朋友又如何,那些所谓的爱就放手那都不是真爱,真正的爱是,永不放弃,坚信自己才是对她最好的那个。"麟笑了,"你可以把她从她男朋友那里抢过来,也可以等她们分手,也可以等她结婚在离婚,甚至可以等她结婚再离婚再结婚再离婚!时间会证明一切…""我尊重你的意愿。"我抱着他一点点的融合着。我能感觉虚弱的身体正在回归巅峰。只是力之极没了,以前的种种不凡都没了,身高也变成了他的身高。我刮掉胡子,换上他为我准备了很久的新衣服,走出了大街,看着人来人往。我在找一个人,他在意的人。2017.1.1微*"元旦放几天假?""三天"我站在街上远远的看着那对母女,我笑了。

    上一篇:凭什么自信

    下一篇:永远比对方快一点儿